无极荣耀现代流行词有哪些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第一类:字母简称。这类网络流行语是网民为交流的方便,把网络聊天、论坛中常用词语中每个字的拼音首字母组合起来形成的缩略语,最常用的有如GG、JJ、DD、MM分别表示哥哥、姐姐、弟弟和妹妹,而PLMM则代表了漂亮妹妹,BB的意思就相对复杂些了,既可以表示宝贝、小孩、情人,也可以表示拜拜。在平时让人觉得酸酸的哥哥妹妹,此时用GG和MM代替,立刻就会拉近聊友之间的距离,从这个层面上来说,网络简化了现实社会中复杂的人际关系,也缩短了人们之间的距离。QQ代表的是OICQ(中文网络寻呼机,一种中文聊天的软件),PMP是拍马屁,NQS表示你去死,至于NND、TMD、TNND等国骂和京骂,这里就不再一一赘述。

  随着ICQ(网络寻呼机)的普及,不同国家的网民可以通过网络自由交流,由英语产生的缩略语也时兴起来。可别小看了它们,它们可是网络交流中的“世界语”呢。像BTW是英语bytheway的首字母缩略词,是“顺便说一句”的意思,而HAGO、HHOK和MYOB分别是“haveagoodone(祝过得愉快)”、“ha,ha,onlykidding(开个玩笑罢了)”和“mindyourownbusiness(不关你的事)”的缩略语。在表示对某个玩笑或幽默的欣赏时,常常会用到ROFL,是“笑得在地上打滚(rollingonthefloor,laughing)”的意思。TIA(先谢了,thanksinadvance)、YHBT(你上当了,youhavebeentrolled)和YHL(你输了,youhavelost)更是在ICQ中频频使用。

  第二类:谐音词语。这类词语是根据网络中一些常用词语的谐音,演化并固定下来的。“菜鸟”和“大虾”是网络新手和超级网虫的网上称呼;“斑竹”即版主,就是BBS论坛的管理维护者;“竹页”则表示网站的主页。顾名思义,

  “菌男”和“霉女”在网络中则表示俊男和美女了,“伊妹儿”、“幽香”、“馨香”算是Email、邮箱和信箱的网上昵称,“烘焙鸡”则是英文Homepage的谐音,即个人主页,“酒屋”和“酒吧”则是代表了操作系统WIN95和WIN98。“恐龙”和“青蛙”是这类词语中最为流行的词了,青蛙表示网络中不够帅气的男性,而恐龙则是样子有点对不住观众的女性的统称,而青蛙和恐龙见面的后果,一般都是“见光死”。

  第三类:新兴词语。网络为大众提供了聊天室、BBS(电子公告牌)等新的交流方式,这类词语就是伴随着这些交流方式派生出来的。“灌水”、“造砖”、“拍砖”、“东东”、“楼上”、“楼下”、“坛子”都是在BBS中常见的词语,“灌水”是指在论坛上发一些不足50字节的帖子,而“造砖”则是认真地写一些有深度的文章了,如果在某论坛上大家持不同意见,必然要引起争论,而这种争论,就叫做“拍砖”。这些贴出来的文章叫做“东东”,“东东”也可以泛指一切东西。“坛子”就是指论坛,在每一个“坛子”里,上下两个帖子之间的关系被称作“楼上”和“楼下”。

  第四类:数字语言。这类语言是在聊天室以及OICQ中经常用到的,以简洁的数字表示发言者的思想。886和88最常用到,表示再见,55555表示伤心地哭,562059487是“我若爱你,我就是白痴”,其它的如526(我饿了)、687(对不起)、7456(气死我了)、9494(就是就是)。如果有人对你说286,那就是要告诉你,你的反应线机器一样。

  第五类:符号语言。网络交流中,一般来说,双方都无法看到对方,所以网民用各种抽象化的符号来表达自己的感情。其中^_^表示高兴,^o^表示惊讶,^!^表示赞许,:)和:-)表示微笑,很多网虫每次发言都会带上这个符号,表示他此刻正微笑着聊天,而:(和:-(则表示生气。———>是最近才开始在个别地区流行的符号语言,代表丘比特神箭,这不失为向意中人表露心迹的好办法。

  以上这些词语基本囊括了目前网络中流行的各类词语,如果能够熟练地使用这些特殊语言,那么你在网络上,一定可以更加得心应手^_^。

  ★想当皇帝怕罗嗦,想当官怕事多。想吃饭怕刷锅,真想揍你一顿,怕惹祸。 ★如果有钱也是一种错,那我情愿一错再错。 ★偷一个人的主意是剽窃,偷很多人的主意是研究。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听君一席线年十大网络流行语

  要给流行语本身下定义,简直有太多的比喻。流行语有时就像大话西游的流传一样,无极荣耀官网有时则好似流行感冒一般,往往这边刚有动作,那边厢已是口水一片了。如此而已,流行语不过是大家口边的江湖黑话而已。

  你不会不知道小鸡过马路,你也应该晓得痛并快乐着、CXO你是宝贝吗、美女作家等一大堆的词头以及切口,否则有何脸面在网络上厮混?不如自行了断,断猫掐线,一股脑儿撞显示器去!

  所谓十大,无非是个说法,总结得如何,并没有足够的信心。因为在这个海样的网络,看到了些微的日出与帆船就足够了,哪想得到要去看整个的海面呢?要是不服,尽管来拍黑砖,抡棍子上阵,要不就来炸版得了。

  本年度,北大怪才余杰发表《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一文后,文化圈内轰动。其后,有人发表《余杰,你为何不忏悔》一文相互狙击。至此,你为何不忏悔一语成为广为人知的文化隽语,在各大媒介以及网络圈中流传开来。

  最常见的网络审判与网络掐架是这样开始的:你,为什么不忏悔?……不要,不要呀!我不要忏悔!……请给一个忏悔的理由先?……忏悔需要理由吗?……忏悔不需要理由吗?……需要吗?……不需要吗?……情节则是结合余杰、余秋雨以及大话西游的格调而调配而成的。

  你,为什么不忏悔?勾兑着流行与文化的样板,在忏悔与不忏悔,需要与不需要,姿态与资格,胆量与信心之间游走,它所指称已经成为一种笑话或者嘲弄--你,为什么不忏悔?--宛如张飞叫阵的一声呔!哪里走?

  痛并快乐着这样一句流行语,经过了白岩松大虾的一番引用,借助《痛并快乐着》一书的出版与畅销流传开来。俨然已经成为今年最流行的网络语言之一。

  在最强大的中文搜索引擎雅虎的搜索中有4960个网页与痛并快乐着相关。与它相关的新闻与消息都是《和上海男人一起痛并快乐着》、《痛并快乐着的领导者们》、《相亲:痛并快乐着》、《新浪上市:痛并快乐着》、《单亲母亲:痛并快乐着》、《彩电降价:痛并快乐着》、《建筑师:痛并快乐着》、《痛并快乐着的收藏家》、《饥饿疗法:痛并快乐着减肥》、《辣不怕:痛并快乐着》、《痛并快乐着任父职》、《彩电企业:痛并快乐着》、《欧洲杯:痛并快乐着看球》等等。

  什么都变得可以用痛并快乐着来套用,2000年,所有的媒介都要为白岩松烧一柱高香,感谢他让愚钝者更加愚钝,无知者更加无知。

  网络时代给人们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任你笑傲江湖,任你野兽凶猛。年前收拾金王之争的网络文本贴士《我是网虫我怕谁》让这个网虫自况的口号流毒下来。

  我是网虫我怕谁,跟流氓面对警察抄起板砖一样,我是流氓我怕谁?--网虫是大爷,他谁也不怕,在黑夜的网络上,狰狞面露,险象环生,板砖飞舞,夜色温柔,网虫无忌--如此魔力,顿让人感觉在游走旧日江湖。

  死都不怕,还怕生?……一切豁出去了!……正是我是网虫我怕谁的最好解释。

  《小鸡过马路》是一篇本年度网络风行的文字,它的命题简单得要命:鸡为什么要过马路?众多网友借题发挥的创作,使那一个简单的命题显示出了惊人的黑色幽默---

  唐僧说:所以说做鸡要跟做妖一样,要有勇敢的心,有了勇敢的心,就不再是鸡,是妖鸡。

  小鸡,为什么过马路不过借重的是它的话题意识而已,在这样的语境中,所有的人都可以上场--你爱说什么是什么?你爱糟蹋谁是谁?你爱褒贬谁是谁……能不流行乎?

  本年度风云人物卫慧的小说《上海宝贝》走俏的时候,北京记者李方放了一炮《你是美女吗?去当作家吧》,从而引发了美女作家的种种争执和讨论。其后加入论坛的则有棉棉、周洁茹等人。

  美女=作家?先是美女,后来成为作家,还是先是作家,再装扮成美女?美女与作家的因果、先后、逻辑、充分、必要、必要充分条件弄得媒介以及网络一塌糊涂,于是两派阵营分立,立场鲜明--大众以及网络界人士呢,也正好可以乘机趟趟混水,想爱想骂,想哭想闹,悉听尊便。美女作家,不过是借来说事而已!

  它的意思无非是说,死猪不怕开水烫,是死是活豁出去了。这样一种低姿态的谦辞,跟王朔一贯制造的我是流氓我怕谁一样让你爱狠交加--人家就是一傻子,你跟他计较什么呢?--王朔以这种损己不利人的办法还是胜了大众一把。

  于是,网络流传的三盲记者、IT人(文盲、法盲兼科盲)有了对手三无记者、IT人。所谓三无记者,就是无知者无畏,兼无耻之记者。以此自况或者骂人,能不帅呆?

  对卫慧旧作《上海宝贝》,媒体曾经评论,文学是一个神圣的殿堂,美女作家懂得些玛格丽特.杜拉斯、亨利.米勒,就敢跳上舞台做脱衣秀,她们将最终自羞不已。尽管卫慧有着极其勇敢的姿态,2000年以来各式各样的批评最终还是敲响了她的丧钟。但是宝贝的话题却遗留了下来。

  宝贝,而且是上海的,蛊惑力是蛮强大的。或许这样的宝贝至少等同于坐过台、有外型粗犷的外国男朋友、经常出入于别墅、饭店与豪宅之类。对年轻的学弟学妹,对想入行的鸡MM鸭GG,不流行才怪呢?

  QQ,ICQ或者OICQ的简称,一种网络时代的寻呼机,在年轻的网民中使用程度最高。早些时候,上网的人都相互问对方的伊妹儿,现在的说法是,你有QQ吗?我们QQ上说事情好了。最新的说法是网络三无人员变成了四无人员--即没有呼机、手机、商务通,也没有QQ。

  你,QQ了吗?显然是一种时尚的说法,因为不时尚或者对流行感冒的人是绝对会抗拒QQ的。这样一个问句,这样一种流行,显然是在科技的基础上狂奔的结果。

  对于在网络公司谋生的GG、JJ、DD、MM来说,今年最流行的文句肯定是:你,CXO了吗?网络的发展着实令人始料不及。1998年是门户年,门户网站风行一时,出尽风头。1999年是电子商务年,只有沾了B的边就火得不得了。B2B,B2C,C2C一时间泛滥成灾。2000年是上市年,时常听到的是某某公司CEO如何了得,CTO技术如何的高超--

  许多CXO的名称甚是让你眼花缭乱:CEO:首席执行官。COO:首席运营官。CTO:首席技术官。CIO:首席信息官。CGO:首席沟通官。CKO:首席知识官。CMO:首席市场推广官等等,不一而足。

  这样的年代,小姐的称呼已经为人所不齿,因为小姐已经等同于服务行业人员的代名词。CXO也有这样的遭遇,现在你称人家:你在公司是C什么O了?结果肯定是:你才是CXO呢!于是一番白眼!双方晕倒!

  本年度,瑞典文学院的一声号令,把诺贝尔文学奖和话题大奖一并授予了旅法华人作家高行健。与此同时带给中文文化圈和网络圈的则是对诺贝尔文学奖以及中国文学无尽的颂扬或咒骂。

  于是,在网络上谈论诺贝尔文学奖就成为了一种时髦:要不就大大夸高一把,中国终于有人可以冲顶了;要不就唧唧歪歪两句,诺贝尔文学奖关中国屁事呀?高不过是个边缘的作者,他算个老几?聪明人则显然已经将这些抛之脑后,而开始谈论诺贝尔奖的机制以及高的作品可以卖多少钱之类的话题。